四十三章守城(中)
作者:抱抱本尊 更新:2019-10-23

这其中,杜克骑士对徐放歌尤其关注,特别跟他多聊了几句。

徐放歌那个神秘的武器,也引起杜克骑士的好奇。

“这是炼金术的杰作啊。”杜克骑士抚摸着火枪那精致的枪身感叹道。同时他宣布给予徐放歌一百枚金币的重赏,这是其他佣兵的两倍。不过徐放歌今天的作用相当突出,倒也没人表示不服。

“小伙子,好好干。我期待着你们更出色的表现。如果我们能打退野猪人的进犯,我会向领主大人为你们请功。说不定,你们也会被封为骑士,成为贵族!”

杜克骑士对大家许诺。这个许诺一下子激起了佣兵的强烈热情。

成为贵族啊,那是这些佣兵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眼下居然会有这个可能?一时间群情激奋,热烈议论,佣兵们一个个激动的不能自已,恨不得野猪人马上就来攻城才好。

对于这个诱惑,徐放歌以及花皮小队的人都是没什么感觉。只是为了不显得另类,也跟着吆喝几声而已。

这时候,营地外走来了一群人。

那一身独特的打扮,一看就是圣堂教会的。今天的战斗,圣堂教会的人并没有参战。只有几个牧师在营地中为伤员进行治疗,为死者进行安魂祈祷。

眼下这一批人,都是护教团的,特意来向杜克骑士请战。为首的一人,是城堡内圣堂教会的主持卜林德教士。在他身边的一人,引起了徐放歌的注意。

哪一张平凡略显木讷的脸,不是哈兰骑士吗?他怎么也在这里?看他的样子,好像混得也不错啊。徐放歌面带笑容,冲哈兰骑士点头。后者也看到了他,脸色有些惊讶,随即又恢复那种波澜不惊的样子,淡淡的冲他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两人都没有进一步交流的打算。只是此时,徐放歌和哈兰心中。都涌起一丝人生际遇奇妙的感慨。要知道在这个**空间无尽之海中,想要遇到相识之人那是多么的困难。更别提还能进入同一个任务世界。除了缘分二字,也确实找不到别的词形容了。

只可惜,两人都还没意识到,他们的缘分中,负面的对抗却要占绝对的比例。

卜林德教士慷慨激昂,成功的说服杜克骑士允许护教团的成员参加这次守城之战。兽人已经堵在城门外。什么顾忌也都暂时不考虑,能用的力量都用上吧。要是城破,兽人才不管你是不是护教团,参与没参与守城,统统都是要挨刀的货。

第二次攻城很快到来。

野猪人排成几行纵队,扛着刚砍伐下来的树干飞速的冲到城下。从他们的阵线到城下不过几十步的距离。守军的弩箭带给他们的伤亡有限。在这些纵队两侧还有不少手持投石索的野猪人游弋,不断用投石和城头的守军对射,为自己的同伴提供一些掩护。他们也成功的吸引了一部分弩箭的火力,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战果。这一次他们的投石比第一次要更大、分量更重。而且这些投手都是技艺精湛,命中率奇高。几名弩手被飞上来的石块砸中,骨断筋折当场毙命,死状凄惨。吓得一众守军立刻谨慎小心。缩手缩脚起来。弩箭的射击频率大大下降。

有不少飞石甚至掠过城墙,落在后方。把躲在墙后休整的不少格斗兵砸死砸伤,引起一番混乱。

嘣!嘣!沉闷的声响传来,粗大的树干靠上城头。这一次的树干都是新砍伐下来的,每一颗都有一人合抱粗细,上面还残留着不少枝桠。横档来不及钉,就直接在树干上砍出一些凹槽,供登城者落脚。这种粗陋的工具。以人类的体能是运用不了。十几个野猪人扛起来冲锋,却是轻松自如,连大气都不喘。

杜克骑士躲在垛口后面,眼看着城下越聚越多的野猪人,开始向树干上攀爬,无可奈何的叹口气,挥手下令。让格斗兵上前,替换下被压制的弩兵。按道理说,有城墙掩护,又是居高临下。弩兵在这种对射中应该很占上风才是。只不过那是在双方都比较惜命的情况下。这帮野猪人显然不拿自己的性命当回事,宁愿自己被弩箭射中,也要站在那里把投石扔上城头,完全是一副以命换命的打法。而且,他们的投石索发射起来简单灵活,比需要七八个步骤才能到位的弩机在发射频率上要快多了。人数上也更多??????这种种差距叠加起来,就形成眼下这个局面。

野猪人开始登城。

先上来的都是一些相对身体灵活的家伙,说白了就是炮灰,吸引守军注意力的。他们的任务就是扑上城,然后找个地方死。在死之前,要尽量多的拖住守军。为后续登城者开路。这种战法是人类发明。在人类军队中,这种近乎自杀的任务往往都是那些死囚来担任。

不过野猪人中,这种先登的任务是勇士们争抢的荣誉。

不一会儿,嗷嗷叫着的几名野猪人就冲上了城头。迎接他们的,是各种早就蓄势待发的兵器。长短各异、闪动着寒光从不同角度往他们身上招呼。就算他们长出八只手变成蜘蛛人也抵挡不住。转眼间这些先登者就变成了血葫芦。

可野猪人顽强的生命力让他们一时还得以不死,狂喷着鲜血撞入人群,硬是将守军的阵型挤开一道缝隙,然后才被第二波刀剑齐下,斩成肉酱。

可就是这么一个短暂空档,下一个野猪人已经高昂着鬃毛蓬松的头颅,出现在城墙垛口之外。

咚!野猪人巨大的木棒与守军盾牌相撞,发出沉闷的声响。两个并肩冲上的守军痛苦的扭曲了身体,被木棒扫落在一旁。一人高的塔盾金属蒙皮上出现了一处明显的凹陷。没有当场碎裂,已经算是这塔盾质量上好。

那一根木棒比寻常人的大腿还要粗一圈,根本就是一颗去了皮的小树。重量起码得有两三百斤。抡动起来呼呼风响,离着老远都能感觉到那风压的逼迫。

嘡啷!另一个守军的长戟趁机偷袭,狠狠的砍向野猪人的脑袋。却被他另一只手臂上套着的臂盾挡住,长戟的月刃深深的嵌入到那个木质的小盾牌中,一时无法自拔。

野猪人扭头,瞪着猩红的双眼,冲着偷袭者怒吼一声。手臂使劲一扯,将那偷袭的守军不由自主的带动,踉跄几步凑近了他身前。随即这野猪人探出上半身,张开大口就是一咬,硬生生的将那士兵半个脑袋咬在口中咔咔作响,鲜血直流。士兵扔下兵器,高声惨呼双手乱舞不住的挣扎。

周围的守军被这惨状吓的手足无措,都不敢再往上攻。

孽畜!一声断喝,银光闪动从守军身后窜出一道人影,挥舞着一柄双手战锤砸向那野猪人的脑袋。

这时候野猪人刚好一只脚踏上城头,还没来得及站稳。仓促间只好再次抬起左臂,用那个小巧的臂盾挡在头顶。可他低估了这一锤的力量。只听嘣的一声响,圆形臂盾碎裂纷飞,与此同时他的臂骨也传来一阵剧痛,喀拉拉断成三截,一条胳膊很不自然的扭曲着倒撞中他的脑袋。

呜啊。野猪人痛呼,张口把嘴里的人类士兵吐出来,凶性大发。不管不顾的抡动右手中的木棒,向来袭者砸去。

那银色的人影轻叱一声,原地跳开,让过了急速落下的木棒。嘣!木棒重重的落在地面,在青石板上砸出一个脸盆大小的坑,碎石迸飞,噼啪乱响。

银色人影手中战锤横扫,闪电一般带起一片残影,狠狠的击中野猪人的耳门。巨大的力量将野猪人整个脑袋都打的向一侧扭去,鬃毛飞扬之间,硕大头颅清晰可见的发生了形状改变,一双眼珠都被挤的凸出眼眶,让他的形象分外恐怖。

那野猪人身子僵直,在城头晃了一晃,似乎还想嚎叫一声,却最终没能叫出来,只是从口中喷出一团白色的光焰,就一头倒栽出去,摔落城下。

银色人影落地,众人这才看清,这是一个身着银色铠甲的战士。铠甲上那十字形的徽记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圣堂骑士。

这个骑士,正是哈兰。

在与兽人的战斗中,人类军队很少使用像战锤这样的击打类武器。无他,兽人普遍身体素质超强,抗击打能力强出人类若干倍。相比而言,锐利的戳刺更能给他们带来致命的威胁。而像狼牙棒、战锤、棍棒、权杖这种钝器,即便打中,也很难让皮糙肉厚的兽人有什么真正的伤害。

不过这其中,圣堂骑士是个例外。

他们手中的战锤受过神力加持,在对待异端,尤其是像兽人这样的非人类异端能够发挥超常的力量。除了力量倍增之外,战锤上还会附带神力,对被击中的目标产生由表及里的圣光烧灼作用。这种圣光烧灼轻者灼伤皮肤疼痛难忍,重者,直接将肢体化为飞灰。

圣光烧灼对所有与圣堂为敌的目标均有效果,程度上各有不同,越是偏向黑暗系的目标受到的创伤就越严重,以亡灵生物为最。这也是圣堂武装所掌握的最强悍的神赐技能。

附带着圣光烧灼作用的战锤,比什么武器都更适合圣堂骑士使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