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宋朝一梦情定一生(大结局)
作者:玫瑰与白菜 更新:2019-10-23

半个时辰之后,司马营的身影出现在丞相府里。

“莹儿的事,我已经听说了,哥你节哀顺便,人死不能复生,不过赵飞云也欺人太甚,竟然为了一个慕容依芊不惜与我们对抗,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一张刚毅的脸上显出愤愤不平之色,司马营和司马德长得挺像,只不过司马营的皮肤比较黝黑,脸部线条比较粗狂,眼神却和司马德一样,刚毅而固执。

“我找你来就是想和你商量件事情,”那张悲痛的脸也充满了一种悲愤,“既然他选择了与我们对抗,不如我们就……”

话未完,司马营的脸色变了一变,“是,是要……”

“是的,”司马德知道弟弟要说什么,“我们司马家一直为他赵家付出那么多,可是他竟然如此待我们,叫我们司马家颜面何存。”

司马营沉默了,论武功,他比哥哥强多了,论胆识哥哥却在他之上。

如今哥哥开口说的事情,他的内心的确有些惊恐,虽然因为慕容依芊的事情和司马佳莹的事情,他对赵飞云也有怨恨,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走到这一步。

但既然哥哥说了出来,做弟弟的又怎么能不支持呢。

“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听你的,”他目光坚定地看着哥哥。

司马德颔首,“你过来,听我说。”

于是,司马营俯身附上耳朵,认真地听着。

一阵窃窃私语后,司马德谨慎地问道,“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司马营点点头。

“那你赶快回去部署,明天听我暗号。”

“好,那我先回府了。”

司马德点点头。司马营的身影便又消失在丞相府里。

“莹儿,你等着,爹一定会帮你报仇,爹也不会放过慕容依芊的,你在下面不会寂寞太久,爹会让他们下来陪你,你等着,很快。”

司马德心里暗自说着,脸上露出一种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但那双眼睛此刻却阴森得可怕。仿佛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之前的那压城的层层乌云。

第二天,皇宫里发生了一场兵变,只可惜很快就被早已有准备的王爷给平定了。

司马德和司马营连陛下的面也没有见到就被擒了。

“大胆司马德。司马营,你们竟然敢勾结谋反,幸好我早有准备,不然今日就让你们得逞了,你们可知。你们犯的是死罪?”赵王爷冷眼看着他们,威严的声音响在弥漫着血腥味的空气中。

“你这个老狐狸,今日败在你手下,没有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剐你随便,只是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忘恩负义的家伙。”

司马营双目圆瞪,怒气冲冲。

司马德却没有说话,那刚毅而倔强的目光此刻有些涣散。他太大意了,以为自己能掌控一切,没有想到赵王爷这个老狐狸早就策划和布好这个局,就等着自己跳进来,是自己不如人。怨不得谁,成王败寇。这是历史上不变的真理,他愿赌服输,只是不能为莹儿报仇,他的心一阵巨痛。

“把这两个反贼先押入天牢,等陛下回来后裁决,”王爷冷冷地说,心里一块积压多年的大石终于放了下来。

从此以后,他和云儿再也不用被人胁迫了。

汴京城里,有一个人正策马狂奔在大街上,街上之人纷纷躲闪,他一路驰骋到城门,守城之人远远见到来人正要拦下,待那人近些,看清来人后,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更不敢拦截,正要行礼,来人已经经过他们扬长而去。

慕容依芊拿着行囊正走在路上,天刚亮,她就跑出来了。

想到还在旅馆被她下药后呼呼大睡的花孤寂,她心里一直在默默地说着对不起,不用这样不光彩的手段,她还真的走不了。

已经走了两个时辰,也走得她两脚酸痛,正准备在路边休息一下,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慌忙之间转身一看,只见一匹快马正朝着她狂奔而来,眼看就要冲过来,她连忙下意识地朝路边后退几步,没想到马匹来到面前却被主人一个急勒绳,马长嘶一声,急促停下,不待马匹完全停稳,马上之人却一个翻身下马,然后冲到她的面前,一个猛烈的拥抱。

慕容依芊根本没有看清来人是谁,就被人紧紧地拥在怀里,而且来人似乎用尽了平生的力气来拥抱她,拥得她几乎喘不过起来,心里一片慌乱,连忙挣扎,可是来人力气很大,她根本就动弹不了,正在她疑惑和慌乱之时,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别动,是我。”

是他,是赵飞云,她惊讶得像瞬间被电击一般,全身忽地颤栗起来,头脑刷地一下变空白了。

“我不准你再从我的身边逃开了,再也不准了,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一次次地离开我,从我身边逃开。”

他的声音是那样的坚决,是那样地强硬,仿佛不容她再反驳和辩解。

他闻着她身上的味道,这属于她的味道,他终于找到她了,他的心终于安下来了。

慕容依芊一直没有说话,其实是一切太意外来不及反应。他如此真切地在她身边,她贪婪地享受着他的怀抱,仿佛隔了一个世纪没有相见,这一刻,她什么也不想想,什么也不想说。

许久,他才松开了紧箍她的双手,他用那双好看的眼睛看着她,天地寂静,他的眼里有太多是深情,太多的怜惜,太多的想念,太多的爱意,还有太多的溺爱,还有一丝小小的责备和生气。

“你不许再离开我了,知道吗?”他说。

慕容依芊此刻已经从迷恋中渐渐地回到了现实,心由甜蜜变得苦涩,她轻咬下唇,难过地说:“我们之间,已经有不可跨越的鸿沟了。你是宋朝的陛下,而我是云来国的皇后。”

“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个。”

“可是我在乎。你的大臣在乎,你的子民在乎。”

“我不管,他们在乎是他们的事情,我只知道我爱你,我只知道我不能没有你。”

“赵飞云,你到底明不明白,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只要你爱我,只要我爱你,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慕容依芊无奈地叹了口气,此刻的飞云似乎固执得很。该怎么说他才明白呢?他今天要把她带回去,又不知道会掀起怎样的风暴。

“云,我要怎么说你才明白呢?”

“我明白。我全都明白,我知道你为了我好,只是你为什么不相信我能解决这一切呢?为什么你不给时间给我,等我解决好呢?”

能解决吗?闹得那么大,司马佳莹都自尽了。该如何解决?

慕容依芊心乱如麻,她茫然地看着赵飞云,说 “你知道吗?我只想有一个人,一生一世只爱我一个,然后陪着我慢慢变老,现在的你。有朝廷,有天下,有后宫三千佳丽。偌大的皇宫不是我的归宿,在那里只会限制我的自由,让我像笼中的鸟儿渐渐地失去飞翔的快乐。我不想见一次自己的夫君,还需别人的通报。”

“你以后见我,不需要通报。你想来就来,没有人敢拦你。我对你的真心,我对你的情意,你还不明白吗?我发誓我这一辈子只爱你一个人,”他急切地解释着,满脸的焦急。

“云……,”慕容依芊的心被他的话温暖着,可是她的理智还在提醒着她,不要冲动,不要沉沦,“我不能跟你回宫,那里不是我要的生活,我要的只是简简单单的爱情和生活,不是纷纷扰扰,勾心斗角那样的生活,”慕容依芊忍痛说出这些的时候心都碎了。

他的眼里闪过痛楚,他想给她的,却不是她想要的,可是只有站在这个位置,他才可以给她最好的,为什么她就不明白呢。

慕容依芊看到他眼里的一丝犹豫,心里顿时心灰意冷,权利和江山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面前这个男人都拥有了,可是她却让他舍弃,这真的是强人所难了吧。

她好好地看了他一眼,像要把最后的影像刻在脑海里,深呼吸了一下,决然地说:“忘了我吧,此次以后,让我们相忘于江湖。”

慕容依芊毅然地推开了他,转身,然后向前迈去,泪水如泉水般涌出,“再见了,我最爱的男人,再见了,赵飞云。”

突然一双大手从身后搂住她,紧紧地。

“为什么你总是那么绝情,为什么你总是一点也不留恋地转身离我而去,慕容依芊,你怎么可以那么绝情。”

他的声音带些愤怒。

“对不起,”慕容依芊喃喃地说。

“我不要对不起,我不要看你离去的背影,我想每天晚上拥你在怀,我想每个清晨醒来可以看到你沉睡的脸,我想陪在你的身边,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慕容依芊的泪水无声地滑落,一滴滴地滴落在他的手背上。他把她的身子转过去,极其认真,极其郑重地对她说:“慕容依芊,你给我听清楚了,你以后再也不能这样无情地对我了。你走了,我拥有江山,拥有天下又有何用呢?我这江山,这天下,原本就是为你而谋下的,你不要,我也不要,我只要你,你听好了,我只要你,就够了。”

慕容依芊感动地久久说不出话来,思绪混乱得让她无法言语,她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很纯粹,没有一丝欺骗,她不相信地说:“赵飞云,你可知道,你现在是陛下,君无戏言,你不可以随便说一些话来骗我,你说的话是要负责任的。”

“我赵飞云可以发誓,所言如有虚假,就不得……”

话未完,口已被慕容依芊的手轻轻地覆盖住。

她还是心疼他的。

“别说了,我信,”她笑意盈盈,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愿意为了她而舍弃江山,她怎么能不信他的心呢。

赵飞云低头狠狠地吻住那张红润的小嘴,舌头灵巧地霸气地直驱她的口里,和她那温柔柔软的舌头纠缠着,仿佛要把所有的爱意都传达给她,他要让她知道,他爱她有多深。他爱她,所以可以为了她而舍弃天下,舍弃所有的一切。

慕容依芊幸福地依偎在他的怀里,“飞云,我们要去哪里?”

“你想去哪里,我就陪你去哪里。只要你喜欢,我都愿意陪着你去,不过去之前,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哪里?”她回头看着他,一脸的疑惑。

他温柔地笑了,然后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去到那里,你就知道了。”

他托着慕容依芊上了马,自己也上了马,两脚用力一夹,身下的马匹便朝前奔跑。

跑了好一段路,终于在一座幽深的古庙前停了下来,慕容依芊心里疑惑不解,来这古庙干什么呢?

赵飞云扶她下马后,拉着她的手,温柔地说:“进去吧。”

“我们来这里不会是烧香拜佛吧?”她疑惑地问他。

“等会你就知道了,”他却偏偏故作神秘不肯说。

慕容依芊只好作罢,不再追问,任凭他拉着她的手往前走去。

跨进院门,又走了一段僻静的小道,终于在一间厢房前停下来了。

“来吧,我们一起进去,我有一个惊喜要送给你,”他牵紧了她的手,敲了敲门。

“谁?”一个很有磁性的男声从里面传来。

“是我,”说完,赵飞云推开了那门。

门缓缓地打开,里面的人听到门响的声音也惊讶地回头望过来,八目相对,四人相对而立。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只剩下彼此的相望。

突然一个激动的哭声打破了所有的寂静。

“姐,”慕容依芊飞奔过去,两个女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只剩下哭泣的声音。

赵飞云和贾路航静静地站在各自心爱的女人的身后,看着她们姐妹重逢,相拥相泣,心里也是无限的喜悦和伤感。

一切都像做了一场梦,很长很长的梦。可是他们知道,他们以后再也不会分开了,再也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哭泣了。

慕容依芊知道,所有的恶梦都已经结束,如果还有梦,那一定是一场好梦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