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举义弃利
作者:邓源台 更新:2019-10-23

  (五十四)

  却说四保闻得自己即将辉煌腾达,即放下手中活高兴问道;“你说我将辉煌腾达,何有此言?更何况我哪有失去一位对我很重要的人物?””

  魏征点头笑道;“日后你就知道了!想知道详情,不过我不会说,因此属天机,天机不可泄露!言毕而去……!”

  四保心想,大唐命理学,是有那么一些玄乎,难道这老头真有能知人命运的本事?我也不知道是否该不该相信?出于好奇即马追问至歉道;“前辈请慢,适才是我冒犯,还请原谅,还希望前辈能够给我一点提示,哪怕一丁点都行!

  魏征止步微笑道;四保少侠何必表歉意!你就连灵精草这样的神草都可以采来,相信我适才之言你定会参透!

  四保施礼道;前辈差也,采灵精草之事又不用动脑子,我只是运气好,才从武夷山采到了灵精草!

  魏征疑惑问道;“你说,你是从武夷山采的灵精草?那怎么这么快就到达这潼关境内了?

  四保着实笑道;前辈有所不知,其实这灵精草我早已经采得,而今正巧路过此地,才拿出来拯救疫情!   魏征点头道;原是如此!真是天意如此……!

  四保反问魏征道;“天意归天意!前辈适才之言你还没有提示我呢?我虽身为异族之士,但对你们大唐命理学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所谓命理推断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你就提示提示我吧!

  魏征见四保如此,自己也只好含糊慨示道;看你面像,额宽高、贵人多、人缘广!可你天门东方开,预示你好运的基脚在东方,天门中隐约有一痣,这可是你贵人痣,可今天这颗痣暗淡,预示你有一位很重要的贵人离去!接下来你就会挑起一肩重任,只要你将此重任担过了,也就是你辉煌腾达之时!   四保又问道;那不知是何重任?

  魏征止言道;年轻人不必进尺,等到那时,你定当完全明白!言毕而去……。   四保站立原地,闷了半晌方才返回,继续忙活!

  魏征回至李世民身边,大赞郝东三兄行侠丈义之举,为此疫情所做出的努力而感叹!

  李世民听后高兴不已!即道;好……好……!朕到想亲自召见他们三兄!传我命令,待他们三兄将这疫情治好了,即可前来见   朕!

  程咬金试探问道;“皇上之意,莫非是想给他们三兄一官半职,将他们全都踞为己用?”   李世民微微点头;

  郝东等人忙至深夜而止,李子谦、王英二人前来报道;所有灾民都以药到病除,现正连夜将他们送出疫情区,想必明晨定会全部撤离,接下来我等是否也可撤离这疫情区?

  郝东道;在所有灾民都没有撤离之前,我是不会撤离的,你等赶快去收拾行囊吧,待所有灾民都撤离完后,我们才撤回!   李子谦,王英领命返;   郝东设宴款待世南、四保等人不在话下。   清晨,世南、四保等前来与郝东告辞;

  郝东道;大哥、二哥别急,待三弟我一同前去华山营救慕伯父!

  四保拍称好兄弟!世南道;“可三弟你在此有要务在身,还没处理完呢?”

  郝东笑道;“现在所有灾民都已经撤离去了,所有后绪之事,皇上他自会派人前来处理!更何况大哥、二哥都走了,我一个人岂不孤单!

  世南点头,大伙正待撤离;王英前来报道;说上面以派张公公前来传口谕,现正在院外等候!

  郝东高兴道;”定是皇上得知我等治理灾疫之事,让我等即马撤除这疫情区!快……快请张公公!

  张公公到,二人相互施礼。他扫视全场所有侠士一番,即转口谕道;皇上得知郝总督你治灾有方,和你二位兄弟大力协助,保我大唐百姓平安,公不可没!特招你们三兄及所有侠士进潼关县衙受封赏之礼!皆众即喜是优;拜谢后,杨盛道;封赏虽好,可只怕此时去县衙接受封赏,而误了我等救人之事!

  汤成道;“对!不如我等先去将慕前辈及所有侠士救出再说!”

  颜正卿颜帮主愁道;“可这样,我等不是犯了欺君之罪么?不如我等先去面见皇上,而后借故辞去,岂不更好!”

  杨盛道;“这样不可,前去面见皇上又要耽搁一日行程,倘若皇上他不愿意,这又该如何是好?   颜帮主道;那就悄悄溜走!

  杨盛道;“这样更不行,不辞而别,岂不更对皇上不敬!倘若我们不去接受什么封赏之理,可见我们得利而不图,品行高尚,相信皇上他是不会计较的!

  对!杨伯父说得对!郝东道;就麻烦公公你代我们向皇上请辞别,就说我们有要事要办,不可耽误,待事情办妥后,我们自会前去请罪的!还望公公你多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在下感激不尽!

  公公言道;反正我言以带到,自于龙颜是否会怒;我也不敢保证,所以美言不过,你等自己负责!

  众人虽身处江湖,都想亲眼一睹圣上风采,都想得到朝廷封赏可大家都属义气之人,岂肯为此私利而损了在江湖中做人原则!马当酷兴致勃勃地恳求道;我虽是朝廷小小守将,但我更喜欢江湖!各位好汉还有师父,请你们允许我也和你们一同去吧!   四保冷笑问道;“难道你不怕死么?”   马当酷嘿嘿笑道;你们都不怕,难道我还怕……?

  慕世南劝笑道;“你与我们不一样!你是官兵,若跟我们走,就是逃兵,就要受朝廷通缉的!

  马当酷挺胸直道;”管他受不受通缉,只要跟你们走,就是掉脑袋我也愿意……!

  郝东送走了公公,与世南、世保、点因、聚和、扬盛等侠客直往华阴城而去;

  却说那公公回到李世民身边回命,李世民见只有公公独一人回,遂问其由,那公公秉报道;“那郝总督可与其他官员不一样,他重情轻利;奴才也劝过他,但他不受,还说只有等他把那件最重要的事办完了,他才回来向皇上你负荆请罪!   李世民怒道;”那公主呢!他难道也不不回来了么?”

  公公被吓得跪倒在地;直呼道;“皇上请息怒,公主她不听奴才劝告,也跟着去了,奴才又有何法!”

  魏征在旁也安慰道;“是啊皇上!这儿女情长,谁能无过,别人不说,但我相信那郝东为人;他定不会让公主受到半点委屈的,你就请放心吧皇上!”

  李世民怒啧道;他可是公主啊!与人私奔,这成何体统。言闭,他又问那公公道;“那你可知那郝东与公主现在所去什么地方?”   公公回复道;“奴才听他们说;好像是去华山吧!

  李世民道;“哼!华山,好一个山清水秀之地?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有何急事。来人呐!快给我备马,我要起驾去华山。

  一将军领命,正待要去办时;魏征出言相劝道;“皇上息怒,此时瘟疫刚治好,接下来还有后续事情要做,我们不可此时而去。”

  李世民怒道;“岂有此理,瘟疫之事难道就不能交给张大人,郎大人去处理吗?难道还要我亲自去处理!”你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赶快去给我办理……。   那将军灰溜溜急去,魏征无奈退至一旁;

  中午时分,慕世南郝东一行以至华阴小城,汤瑶与丐帮阎堂主率众人早已在城门外等候多时,众人相见,倍加兴奋;慕世南问汤瑶道;“汤兄辛苦了,不知唐门最近有何动静。”

  汤瑶还礼道;“不辛苦,听说唐门掌门孟龙在攻打华山后山时,以死在千丈崖之下;帮内所有弟子为给孟龙报仇现以推选出大弟子孔雀胆——恐赫为邦主,这孔赫本是无谋之辈,其帮内所有领导权全权由慕世豪与蒋干二人掌控;如今这慕世豪得了唐门之众,那可是如虎添翼;我们当何相对?

  慕世南沉默片刻道;“想不到威震一时的唐门孟龙到最后也轮到这份下场。既然慕世毫如今气焰,我等又连日赶路,不可枉自行动;以我看那先找一间客栈暂住下来,以逸待劳……,待明日再说吧!你们看如何!   众人皆赞成……。

  却说慕世毫用毒计巧逼世南一行错入瘟疫区域后,便快马加鞭来得华阴城等候消息;却料探子回报慕世南以安全出得瘟疫区域,正向华阴城赶来,遂来得东门外等候慕世南一行到来。只见慕世南领着众人入得东门,见他气势高昂;便知功力定恢复了八九分。一属从道;“盟主,你看我们是否立马采取行动;”

  慕世毫见慕世南伤毒痊愈;身边又有众多高手;遂不敢行动,对那属从道;“不可,他们初到这里,不知此地形势,我们不可打草惊蛇;待我们回去,细作安排,到时候打他个措手不及。”   那属从应允;

  慕世南一行入得来宾客栈;与掌柜的商量包下了整间客栈后要了几桌酒菜与大家同饮;突来得三名无名士;为首者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独眼老者,他正是秦戈。见他步腹轻微、且中气充足、便知是一留高手,众人见此人面生,虽是独眼,且有如此气魄;无不投来惊诧目光。

  大护法张荆问掌柜的要房间,掌柜的相告此客栈以被包下,不方便接纳外人。

  二护法单虎闻此,大怒道;“岂有此理,我可不想到别处去,无论如何你得给我们弄几间上房来歇息,要不然我就拆了你这家客栈。”   掌柜的心虚,不知如何是好;

  慕世南见此几人;也同属江湖飘人,即同出江湖,何不行人方便遂道;“掌柜的,既然那几为朋友愿意住下来,那你就给他们分几间房间吧!   掌柜的应允。

  秦戈看了慕世南一眼,连句谢言也无。正待要与张荆、单虎、随小二去得上房时,突然掉了一只白玉麒麟玉佩;被小卓见到,叫住道;“那位老爷爷……,你的玉佩掉了。”

  单虎立马拾起来交给秦戈。秦戈看了小卓一眼,收好玉佩而去。

  世保见状,撇眼道;“哼!好大的架势,连句谢言都无;真是不懂礼数。

  慕世南止道;“大哥别无理,他是前辈,有情可原。见他印堂红韵,内功定是深厚;想必此前辈定是武林中不可或多的高手。”

  扬盛点头道;“世南说的既是,此人虽惟有独眼,但他行止键稳,的确是一个一留高手。只是在这江湖中,还没有听闻过像有如此异人也;此人究竟是谁。”又来这华山之地做什么,

  郝东道;听扬伯父说来,难道他等是唐门派过来的奸细……;如此可好。

  慕世南沉默道;不会的,此前辈生性高傲;他是不会甘愿做唐门属从的。   众人也点头称对。

  颜帮主疑惑道;奇怪了,我总觉得此人很是面熟;只是不知在那里见过;

  汤成也道;对,好像是在我们从洛阳逃亡伊州的途中所遇的那位祭墓老者。   众人皆忆起而惊,

  颜帮主道;对呀!“说起来当时要不是他帮我们抵挡住慕世毫,那我等又岂能轻易逃出慕世毫的魔掌。”如此看来那为前辈定不是慕世豪同伙。

  慕世南道;“既然是这样,难道此人也是在洛阳城兄府中,暗中用狮吼功震助我等脱险的那位神秘前辈么?”   众人点头默许;

  却说点因与兰青,聚和、小卓一同回到房间;小卓对点因道;“点因姐姐,刚刚我看见那位老爷爷的白玉麒麟玉佩和我的这只麒麟玉佩很相似矣。   点因疑惑道;你确定是一模一样。   小卓点头道呃!   点因沉默道;“难道他是你爷爷”

  小卓疑惑道;“这我也不知到。不过我听我奶奶讲过,我爷爷是将军,他又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

  点因道;“这也未必,不如让你兰青姐姐过去问一问吧!”   小卓点头道好。

  不多时兰青从门外回来。点因急问道;“怎么样,到底是不是。”

  兰青愁着脸生气的道;“哼!算我倒霉,还没有出口相问,就被人家给哄出来了。”

  小卓失落地致歉道;“真是对不起,兰青姐姐,若不是为了我,你也不会被人家给哄出来。看样子,他肯定不是我爷爷。”

  兰青笑着安慰道;“没有事的小卓,兰青姐姐我啊这点委屈还是能够受的。”

  点因也道;“是啊小卓!你不要气妥,姐姐相信你以后定会找到你爷爷的。”

  聚和公主在旁问道;那你可知道你爷爷叫什么名字,说出来,聚和姐姐一定会帮得到你的。   小卓摇头不知;

  聚和皱眉道:“那这就比较难了;不如这样,回去我就让父皇发布公文,看看在我大唐之地是否有无哪位将军有和亲人失散的,或许这样才是唯一的办法。”   小卓谢过聚和。

  却说秦戈正在房间歇息;突张荆领三护法宋正奎、四护法元充、前来相见秦戈,二者行礼拜过;秦戈见唯独来二人,遂问道;“怎么,难道你二人没有打听到我亲人的下落。”

  宋正奎回道;“是的教主,因年过以久,又无半点线索,我与老四无法完成此项任务。请教主责罚!”

  秦戈闻此,努道;“真是岂有此理,我让你二人出去就是寻找线索,你们却……,你们要知道;寻找到与我失散多年的亲人,是我最大的心愿;若你等再找不到,就别再回来见我。”   宋正奎吞吞吐吐地道;“这……,”   秦戈怒道;这什么这,还不赶快给我去找。   宋正奎与元充无奈,只得灰溜溜而去。

  张荆道;“教主请息怒,天下虽大,但我们人多,我相信,不久我们定会找到他们的!”   秦戈怒气稍消。躺卧摇椅休息;

  却说宋正奎与元充一头雾水,人海茫茫,存年旧事,该从何处查起?他二人又不敢违背教主之命,只能以其意念行事。遂硬咽允诺,唐突出得秦戈房间,下到底楼大厅,确巧被郝东撞见。

  郝东本无心过问二人,可一想到此二人将要对慕伯父下毒手,遂叫住道;“二位请留步,不知你们还认识我么?”

  宋正奎、元充将郝东上下打量一番狠道;“原来是你!在京城之时,你曾合力什么大师羞辱过我等!”他两人目环四周,不见那大师身影,又冷道;“山不转路转,想不到我们又在此处相遇了,既然相遇,那我等也就要好好报报当初的羞辱之仇!看看现在还会有谁再来帮你?”

  郝东止道;“二位,我可不是想来找你们打架的,我只是想要问问你们,与我慕伯父、也就是慕南天到底有何过节?”

  宋正奎、元充心想,原来此异族之士竟与慕南天有关系,真是自找死路!遂问道;“你是慕南天什么人?”

  郝东道;“问这个不重要,总之慕伯父他是我所尊崇之人,你们若想对他不利,那我也不会不管的!”

  二者见郝东言语中气充足,像是武艺高强之人,但他们交过手,对郝东心知肚明!岂敢被他言语气势吓倒!见他开口闭口慕伯父相称,想来他与慕南天关系密切;遂冷笑道;“好,即使是这样,我们告诉你也无妨,当年南阳之战中,他慕南天使诈,刺瞎了我们教主的一只眼睛,所以我们要替教主一报此仇,以雪当年之恨!既然你与慕南天关系非浅,那我俩就先拿你开刀!就让你先到阎王那里去报到吧!”言毕遂使大斧向郝东砍去。

  郝东心想,胜败乃兵家常识,相隔这多年,他等竟还如此记恨当年之仇!见宋正奎砍来,他闪开止道;“且慢!我慕伯父他与你教主有仇,又不是和你二人有仇,你们缘何要如此?”

  宋正奎冷道;“哼!教主待我等恩重如山,他之仇就是我之仇!我们不份彼此,    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