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相似患者
作者:进击的兵库北 更新:2019-10-23

?大家好,我是月更的作者君……

实在是对不起大家。进入新学校搬进了新的博士宿舍,满心以为单人间会各种随心所欲……结果,悲催的发现,那个房间丫的根本就没有网啊!连光纤都没有入户啊!我等电信的小哥给我来接线瞪了半个月啊!最后还是作者君一怒之下投诉到了工信部,电信家的小哥才姗姗来迟的……也是醉了……所以,断更的锅,电信要分去一半!嗯嗯……好吧,虽然作者君也有很大的责任就是了……事情一多,晚上回到宿舍就懒了什么的……咳咳,绝对不是最近在追伪装者和琅琊榜的缘故……

各位读者老爷们,是作者君错了……

ps:博士的条件直接飞跃了一大截啊。除了月份钱【大雾】到现在还没发之外,简直比之前硕士学校那还是民国时建,以前还当过法医学的停尸房的四人间好了不要太多……

———————————————————————————————————————

随手拿起作画台上的一只笔,夹在鼻子和嘴唇之间,左栞有些无奈地嘟哝着:“所以要怎么办才好呢……”

“是您管闲事要过来的,现在倒没有解决办法了……”宫森葵摇头,“不过,这件事本就是您的错!所以,你要赶紧拿出解决方案来,帮帮のりお酱!”

“喂喂!我只是看到梨花带泪的妹子一不小心就跑来安慰一下,是同情心泛滥的表现,和责任有什么关系!你的逻辑不要和那些碰瓷老太一样好么……”左栞开口抗议道,动作有些过大,夹着的铅笔一下子掉落下来,发出清脆的响声。再加上这随着争议提高的声调,惹得旁边作画台的人员都探出脑袋寻找着事件的发源地。

“嘘!shiori老师您小声一点……”宫森葵伸出手指,在唇前作出一个“嘘”的动作,“我说是您的责任可不是因为这个……说到底,那个动画的风格不都是您搞出来的么?那个……致郁的剧本……现在想起来我都……”说着宫森葵一向有些飞扬意气的声音都低落下来。

“但是……精神污染也不是咱的错啊……是她的同步率过低……”左栞试图通过玩梗转移视线。

“shiori老师,请好好地负起责任来!”宫森葵“虎躯一震”,略带着威严地表示。

“嗨!实在对不起,是在下的错……”左栞被对方折服,迅速地低头。但又忍不住弱弱地抗议,“可是,我对于画画完全不懂啊……这种问题我哪知道怎么解决……”

“我只是让你负起责任来,比如解决不了就负责给她找新工作什么的。”宫森葵建议道。

“喂喂!这就判了人家死刑了……还有,这种负责方式什么鬼,我又不是玩弄过下属的无良老板,还要这样负责……要是真的做过什么还好,我什么都没干,也太冤了……”左栞碎碎念地吐槽。喂喂,你的节操已经暴露无疑了,还有……潜规则手下画师什么的,您也太重口了,哥特萝莉大人是不存在的好么!黄毛双马尾前辈也是……

“喵森……”顶着萌萌哒双马尾的艾莉卡走了进来,“出什么事了,你不是说要和我讨论第8话作监增加的事情么?”

好吧,是存在的……

“艾莉卡前辈,是这样的……”宫森葵一五一十地将目前的情况做了介绍。

“这种状况……也是常有的呢,克服过来,就能更进一步,画得又快又好,适应各种画风,慢慢成长为作监,甚至人设原案、总作监……如果克服不过来,这条路恐怕就要放弃了呢……就和她一样……”

宫森葵瞳孔一缩。

见到宫森葵的样子,艾莉卡叹了一口气:“喵森,你还没去看她么?”

“没、没……”宫森葵别过头去。

“还是看一看比较好吧……尤其是……可以带着のりお去。”艾莉卡建议道。

“她……还是……”

“喵森!”艾莉卡语气稍稍加重。

“好、好吧……”宫森葵有些别扭地低下头。

左栞饶有兴致地围观着。纳尼纳尼?这个戏码,难道是前女友……对,是前女友抛弃了自己,导致难以面对……现在的女友为了解开她的心结,也为让她真正的放弃掉前任,所以建议勇敢面对……又或者是……

“你,很是幸灾乐祸的样子啊!”艾莉卡斜眼看过了。

“哪有……”左栞表示只不过是八卦了一番而已。

“这件事说到底是你的责任啊!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还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喂喂!为什么会是我的责任啊……”真不愧是一家的,脑回路都是一样的,“还有,我之前明明都认错了……我也会向のりお表示歉意的。”

“你道歉了?”艾莉卡上下打谅了一下,摇摇头,“道歉时露出胸部是常识!你这样也算是认错?!”【注:出自《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廉颇闻之,肉袒负荆,因宾客至蔺相如门谢罪……”(大雾)其实是来源于某部哔片……】

“你丫是哪里来的痴汉啊!”

———————————————————————————————————————

山间的医院。

一般来说都是恐怖向作品的名场景呢。

因为,这种建在深山里,带有疗养性质的医疗场所,一般面向的,都是精神病患者或者是不适宜在外部都市生活的老人……

老人、小孩和精神病患者,可以说算是大部分恐怖故事的主角了。

左栞和のりお随着宫森葵踏上的,就是通往这样一座医院的台阶。

相比起左栞的坦然【熊孩子左栞表示不过一座山而已,小时候常常到这种地方玩】,年龄稍小的のりお显得有些紧张,她有些畏惧地看着四周,然后默默地伸手抓住左栞的手臂,将身子贴过来。

某人就这样堂而皇之地享受着软妹子贴身的赶脚。

“抱歉呢……这里的环境有些幽深了。不过空气清新,很适合病人康复……”宫森葵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下大自然,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当然,也有价格的原因……毕竟长期住院也是很大的负担,这里的价格相对其他疗养院便宜许多……”

听到这,左栞的眼皮不禁一跳,说起来,这医院也都没有公路直通到门口,只能靠爬这石台阶,有种不祥的预感……

“哇哇哇——”几只乌鸦扑凌凌地飞过,对着这锈迹斑斓的大铁门,和那围墙内幽深的大宅子,左栞无奈地扶额。我这是从《白箱》片场跳到了《another》或者《柯南》了么……

“咿呀——”突然发觉一个鬼魅一样的身影靠近身边,让本就精神紧张的のりお发出一声小动物一样的悲鸣。

“找谁?”身着白色衣装的老太太抬起头,满脸鬼气地问道。

“诶多……我们想探望b区307的安原绘麻小姐。”宫森葵居然能一直保持着那元气满满的表情,果然不愧是女主角呢!(喂喂!女主角不是你么?)

“请随我来……”铁门被“咯吱——”一声地推开,三人默默地跟在老太太身后,向着那在午后阳光下依然没有半点光明的洋馆走去。

“好奇怪——明明是春天了,这里面还是像秋天一样。”踩在洋馆门前台阶那厚厚的落叶上,宫森葵感叹道。

“喂喂!这种话是禁语啊……”左栞忍不住低声吐槽,“越来越有恐怖片开场的flag了……之后的剧情不会是三名美少女身陷洋馆被调教……病娇妹子实为幕后大boss的剧情吧……”

你确定那是恐怖片不是百合里番么喂!

“啊!”一直挂在自己身上的のりお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

“怎么了?”左栞扭头问道。

“那个、那个老太太不见了……”のりお指着前方空无一人的走廊。

左栞放眼望去,这古老的走廊里果然空空荡荡,不见了之前那名老人的痕迹,不禁一阵头皮发麻。

“请快一点……”老人从前方的一个拐角走了出来,似乎在抱怨三人掉了队。

“呼——”左栞和のりお都长吁一口气。原来只是回廊啊……只是回廊啊……只是……

卧槽!我发现了什么?!左栞在心中狂呼。她方才不经意间地扭头,就看到身旁的一道门上,一双没有表情的眼睛盯着自己。一瞬间好像把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了,只能愣愣地站在那里,在这恐怖的目光的逼视上一动也不敢动。

“不要随意乱看……”老太太走过来,伸手“啪”地一声将那门上的小窗关上。

“嗨咿——”左栞的声音都变形了。怎么办,好想哭……刚才那一下腿都软了……麻麻,这个地方好可怕……

经过了千回百转【大雾】,千辛万苦【无误】,众人终于到达了安原绘麻的房间。

“就是这里了……”老太太指了指门牌号,转身离去。这让左栞长呼了一口气。

而那一边,宫森葵已经在门上轻轻地叩击了几声,推开了虚掩着的房门。

入眼的是一片从上山以来就没有的光明,午后金灿灿的阳光从打开的窗撒进来,铺满了整个房间。房间里,一名穿着白色病号服的黑长直少女正舒缓着整个身体,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天使么……

见有人进来,少女回头,“原来是小葵啊……好久不见!”

“绘麻……”宫森葵这一声呼唤里包含着的感情太多,有欣喜、有伤感、有内疚……就连身为旁人的左栞都能听出这别样的感情。

“小葵……你又带着客人来了么?哎呀呀……居然是两名美少女……”

“绘麻……”

安原绘麻露出一个与这副身姿完全违和的恶劣表情:“上次的还不够么?小葵……这一次居然是两个,还真有点麻烦呢……上次的小刀被四十万婆婆给收走了……”

靠!这哪里是天使啊……根本就是比这个洋馆更恐怖的家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