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若有来生6
作者:玛索 更新:2019-10-23

易君豪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种感情叫妹控!他看着床头那个占据了自己的位置,对着床上的小人儿嘘寒问暖的男人,忍得脸都快要狰狞了。

易妈妈在一边看的也是嘴角抽抽,更别提另外两个男人了,那眼珠子都快要掉了,现在这个肖篱再次刷新了他们对妹控这个词的认识。

只见肖篱坐在床边,让肖宝儿的头躺在自己的大腿上,低头一勺一勺的喂着蜂蜜水,而每喂一次,就不时的去亲亲她的额头,鼓励着:“宝宝好乖,真乖,来,多喝点,很快就好了,真是心疼死哥哥了……”

而易君豪则是站在床头,看着这腻歪的两人,实在是忍不住了,凑上头去,将自己的俊脸印入肖宝儿的视线中:“宝儿,你有没有好点?”

“擦,你能把你脸拿开点吗?影响到宝宝的食欲了怎么办?”肖篱很恼火的看着凑到跟前,阻止他和宝贝妹妹亲昵的男人,恨不得一勺子磕上去!

“噗!”窦俊旭终是没忍住,扑哧笑出声来,顿时把所有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肖宝儿也看了过去,她舔了舔小嘴,人已经清醒了很多,眨巴着长长的睫毛,不解的看着窦俊旭。

“抱歉抱歉,你们继续。”窦俊旭摆摆手,收到了男人警告的视线,赶紧转开头。

当肖篱的勺子再喂过去时,肖宝儿摇头,抗拒道:“三哥,我不要喝了,你去煮点扇贝粥好不好,我想喝哥哥的粥了。”

肖篱闻言,当即点头,现在她就是要他去切点人肉下锅,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弄点人肉来。

只是离开前,他还是用唇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感觉温度确实低了不少,才哄着道:“那宝宝先睡会,哥哥这就去给宝贝做哦。”

说完,脚步匆匆的走了出去。

肖宝儿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无奈的笑笑,继而看向易君豪:“易哥哥,你别介意,我三哥就是这样的性子,他其实人很好的。”

易君豪早在肖篱离开后,就占据了他刚刚坐着的那个位置,将小人儿小心翼翼的抱到怀里,万分珍爱的亲亲小嘴:“嗯,我不生气,宝儿舒服些了吗?”

肖宝儿点头,人虽然精神了一些,但还有昏昏欲睡。

门口还站在陈宇,易妈妈和窦俊旭已经随着肖篱下楼了,易君豪看向陈宇,陈宇默契的上前,给肖宝儿检查了一番,最后又看看体温计,三十七点五度。

他笑笑,望向一脸紧张的男人:“还有一点点,但无事,退的已经算快了。”

转头,又从医药箱里拿出一份和上午不一样的纸包,递给他,嘱咐道:“这个在她吃下一点流食后吃,两餐的量,现在一餐,晚上十点一餐,到明日就没事了。”

“好,谢谢。”易君豪真心的道。

陈宇拍拍他的肩膀,不在意的笑笑:“那我先回去了,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就给我打电话。”

“好的。”易君豪知道他在医院也忙不过来,在这里能呆一上午,已经是很不错了,遂也没有挽留。

陈宇到了楼下,就和窦俊旭一块离开了,两人有说有笑,对易君豪未来的日子很期待。

哎,又是两个爱凑热闹,又不嫌事儿多的人啊。

都走了,房内一下就安静了下来,肖宝儿脑袋昏昏涨涨的,想睡又睡不着,在男人怀里不时的拱拱。

“怎么了?”易君豪心疼的问。

肖宝儿指指脑袋:“头疼,脑子涨涨的。”说完,还用指甲去戳一戳。

易君豪赶紧拉过她的小手,放到被子下,将她的身体放在怀里转了个方向,面朝上,在自己的腿上放了个小枕头,然后让她躺在上面,伸手,给她细细的按摩着太阳穴。

易君豪没有做过这些,但是他凭借着满心的疼爱与呵宠,也做得像模像样,肖宝儿舒服的舒了一口气,睫毛动动,慢慢地阖上了眼睛。

她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很多场景在脑子里过场一样的,很熟悉,却又看不清,模模糊糊的,只记得那些场景里有她,亦有他。

睡梦中,心毫无预兆的一疼,仿佛有谁在呼唤她的名儿。

她皱眉,小脸皱成了一团,小眉头更近纠结在了一起。

“宝儿,宝儿,我在这儿,易哥哥在这儿,我们不怕。”看着睡梦中皱巴着小脸的肖宝儿,易君豪马上心疼的在她耳边溺哄道,那声音真是柔和的能滴出水来。

睡梦中的肖宝儿像是听到了他的声音,眉头慢慢的舒展,小脸也不皱巴着了,就连嘴角也噙上了一点点笑容。

这样的肖宝儿让易君豪看得心柔软成一团,真是恨不得将她就此揉进了身体里。

其实连他自己也觉得很奇怪,明明两人认识的时间不长,他对她确实是一见钟情,可是这才过去半个多月,他觉得自己对她的爱已经好久好久了,久到已经成殇。

他想,或许上辈子自己就已经爱她了吧,不然,他真的无法解释自己那满腔的爱恋,他甚至觉得,这一世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她……

他看着她,舍不得挪开一点点的视线,仿佛要把上辈子欠下思恋补上。

——

下午四点。

肖篱自己去商场选了扇贝,又自己在厨房熬粥,耗时四个小时,总算把肖宝儿想要的粥煲好了,他低头看看手表,发现已经四点了,有些懊恼,他的小宝宝一定是饿坏了。

转身拿过湿毛巾,准备将炉子上的粥端下来,正在这时,放在客厅的手机响了,他关了火,转身去拿手机,在门口碰见了易妈妈。

“小篱,呐,手机。”易妈妈递给他手机。

肖篱将手在毛巾上擦了擦,道了句谢谢,接过手机一看,就接通了。

“大哥,你到哪里了?”他将手机枕在耳朵与肩膀之间,问电话那端的人。

不知道是听到了什么,他点点头:“好,我还在给宝宝煲粥,你到了,我去接你们,嗯,我在易叔叔家呢,啊?那小子啊,可不就是易叔叔的儿子,对……嗯,好,到了再说。”

伏在门边偷听的易妈妈,听到他挂了电话,立马就假装从外走进来,低头在柜子里拿着碗筷,边不经意的问:“小篱啊,你妈妈他们去哪里了?还好吗?”

“挺好的,去埃及探险了。”肖篱低头,尝了一口粥,舔了舔唇,皱眉,又往里加了一点调料。

“呵呵,他们还是这么爱旅游,咦,你这是加的什么?”看着他动作轻轻的往里加东西,她找着话题问。

“一点宝宝喜欢的调料,能让她多吃点的。”只要一说到肖宝儿,肖篱的眉眼立马就柔和了下来,满脸的宠溺,易妈妈看着,又不动声色的问:“看你们这样,都很爱宝宝哦,只是你们都这么宠爱她,不怕她以后结婚了不能适应哦?”

“结婚?”肖篱的声音顿时尖锐了,转头,那眼睛里的亮光吓死人:“宝宝为什么要结婚。”

“年龄到了,自然要结婚啊。”看着他眼中恐怖的亮光,易妈妈呐呐的道。

“不要!宝宝我们自己养,不要别人养,那是我们的宝贝,谁也别想抢走!”看着易妈妈的眼神越发的警惕,那小俊眉皱的哟,都能夹死蚊子了。

“谁敢抢我家宝贝,我们跟谁拼命!”话毕,端着手上已经弄好了的扇贝粥上楼,边走,便恶狠狠的嘟喃:“谁敢抢,我看谁敢抢,断了丫手手脚脚!”

人影消失在了楼梯口,易妈妈在厨房门口凌乱了,心中默默的念着,儿子啊,妈真的已经努力了,不是妈不厉害,而是这对手太强悍啊!

妈,祝你好运!

到了楼上,肖篱一点点的开门,看到床上相拥的人,看得眼皮直跳,走上去,将粥放在一边,然后用枕头将宝贝妹妹旁边那张脸捂住!

麻痹,看着碍眼!他家宝宝多可爱,多讨人喜欢啊,旁边一张死人脸,合适吗?!

易君豪差点被憋死,睁眼,眼前一片漆黑,刚下意识的划动双臂,耳边就传来男人恶狠狠的声音:“别动,惊了宝宝,丢你喂鲨鱼!”

易君豪挥出去的手一顿,缓缓拿开脸上的枕头,露出一张憋得通红的俊脸,看了自己的大舅子一眼,心中的火真是要将他烧死了,可却不能发出来!

肖篱伸手探进被子,想要将肖宝儿抱出来,易君豪立马收紧双臂,将人往怀里揽了揽,这次比他速度要快,自己将整个人儿拦在了怀中。

“我来!”他道,又怕被大舅子记恨上,加了一句:“别惊了她。”

低头,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脸,温柔的轻唤:“宝宝,起来了,我们吃点粥,好不好。”

肖宝儿的回应是啪的一巴掌,那个恼火的嘟喃:“睡觉!别吵!”

红红的小巴掌印印在俊脸上,肖宝儿没被惊着,倒是惊了两个男人,两人对视一眼,易君豪俊眸中划过些许的尴尬,但是更多的是浓浓的无奈宠溺,而肖篱则是挑眉,幸灾乐祸:“看到了吧,我家小宝贝可不是谁都要的。”

说完,又要去抱那个小身子,易君豪紧紧的抱着不松手:“没事,还是我抱着好,将来总要习惯的,不能一直麻烦你们啊。”这里的你们包括了肖篱,也包括了另外他没见过的两个大舅子!

肖篱一听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什么叫总要习惯的,这小子还真以为能从他们手上抢走小宝贝呢?

他眉头一皱,就直言道:“这辈子我们家宝贝不嫁,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闻言,易君豪到只是笑了笑,一脸的深情不悔与自信:“会嫁的,宝儿一定会嫁我的。”他知道这辈子,就像是他是为了宝儿而来一样,宝儿也是为了他而来的,他们,注定了属于彼此。

肖篱冷笑一声,再去抢肖宝儿,易君豪揽着不松手,两人就这样僵持在原地,各自用锐利的眼神对峙着。

直到——

“三哥?易哥哥?”肖宝儿睁开眼睛,不解的看着两人,看到易君豪脸上的红掌印记,顿时心疼的将所有的视线投注在了他的身上:“易哥哥,我又打你了?”

“又?”肖篱敏感的抓住了这个字,看着易君豪的眼神恨不得吞了他,感情这老男人还不止一次的爬他家宝贝的床?

肖篱的眼神另外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两人对视着,眼中是谁也进不去的温情满满,易君豪道:“没事,宝儿,你好些了吗?头还疼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