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事(10)
作者:唐家小七 更新:2019-10-23

“我用电脑读取了其中的信息,可以确定,这中间是秦柏之和苏盛往来的罪证。”

话说道最后,唐佑已是狂喜。

他们找了那么久都没能找到,偏偏在他们想要放弃的时候找到,谁能说这不是天意?老天都要秦柏之去死!

秦墨面上平静,心头却同样泛起了波澜,虽然一早就有感觉,这个戒指里藏着的会是秦柏之的罪证,他还是觉得心头涌起难以言喻的不真实感。这么多年来,他心心念念着想把秦柏之绳之以法,连做梦都想,暮烟的事情,被他钻了漏洞,他更是恨之入骨,本以为会再度拿他没办法,没想到,安安误吞下戒指,给了这件事情一个转机。

他看着眼前的小型存储器,半晌,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唐佑,我立刻给律师打电话,你把证据准备好,这一次,务必让秦柏之在劫难逃。”

“有了这个,他怎么逃?!”唐佑也笑了,露出了两排白齿,堵了三个月的恶气总算放了出来。

有了证据,一切都好办了起来。

秦墨和唐佑分头去办这件事情,很快事情就有了结果,当然这件事情两人没和别人透露,哪怕是阮毅也没说。

当天晚上,秦墨回到秦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他推开卧室的门,走进房间里,怕吵到熟睡的苏暮烟,他刻意把动作放的很轻,可饶是这样,在他上床的时候,苏暮烟还是被惊醒了。

“怎么这么晚回来?事情很棘手吗?”苏暮烟半睡半醒的问,她问这话的时候,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下意识的去揉眼睛,想要清醒一些。

秦墨搂她到怀里,低声回答:“有一些棘手,不过现在没事了,先睡觉吧。”

苏暮烟半睁的眼睛因为他这句话又闭了起来,她过了几秒钟哦了一声,趴在他胸口沉沉的睡去。

周五,是秦柏之案件开庭再审的日子,苏暮烟没打算去的,之前一审、二审都没结果,她也没对这次报什么希望,可秦墨再三让她去,她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只好准备了一下去法庭。

秦墨一早就出门了,苏暮烟去法庭,是阿曼达过来接的。

开庭的时间定在早上八点钟,出发的时候才七点多,由于晚上被悦悦闹的很晚,苏暮烟在车上昏昏欲睡。

到了法庭外,还是阿曼达叫醒她,她才醒过来。

她抬眼看向窗外,已经聚集了不少的记者,顿时有些头疼,稍微调整了下心情,她推开门走了下去。

车门打开的一刹那,嘈杂的声音涌入耳中,秦柏之的案件审核了三个月,她早已厌倦,可媒体却依然兴致高涨,在她出现的那一刻,拥簇的记者争相向她提出问题,有关于秦柏之的,也有关于她和秦墨的关系的。

苏暮烟绷着脸色,在阿曼达和保安的保护下,疾步走进法庭。

终于将那些记者的声音隔绝在世界之外,她舒了口气。

“太太,这边请。”阿曼达将苏暮烟向一边引。

苏暮烟看了她一眼,跟着她走。

顺着走廊走到了尽头,苏暮烟看到了秦墨和唐佑,他们还有何律师,秦柏之的事情一直由何律师负责,所以她对他并不陌生。

她走上前,很自然的站到了秦墨的身边,同唐佑打过招呼后,对何律师点了点头。

“太太,快要开庭了,我先去准备一下。”何律师说了道。

苏暮烟知道快开庭了,何律师有很多事情要准备,也就没说什么。

何律师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

何律师走之后,苏暮烟露出担忧的神色,对秦柏之的事情,她心里没底,这个人若是不能扳倒,以后她都不会睡安稳,“秦墨……”

犹豫再三,苏暮烟开口,想要问秦墨,关于秦柏之的事情他是怎么想的。

可她刚开口叫了她的名字,秦墨就抬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他的神色清冷,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不用担心,你尽管放心的做观众就好。”

他的声音低沉而缓慢,带着笃定,苏暮烟不知道他有什么证据能这么有信心,但莫名的,她就相信他。

他说到的,绝对可以做到。

所以对上秦墨的目光,苏暮烟轻轻的点了点头。

四目相对,不需要任何言语,就足以说明了一切。

开庭的时间越来越近,阿曼达催促苏暮烟和秦墨进入审判庭。

走到审判庭,秦墨走向了原告席,苏暮烟则坐在了离他最近的旁听席位上。她刚落座,另一边秦柏之就被人带了进来,法庭里出现了不少的骚动,记者拍照的声音络绎不绝的响起。

苏暮烟抬眸看向秦柏之,耳边充斥着人们低声讨论的声音,目光隐隐的悲凉。

她的父亲、最好的朋友都死在了他手上,怎能不恨?可就这么一个作恶多端的男人,却屡次逃脱法律的制裁。

如果这次再被他逃脱,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公正’二字。

“啪!”的一声,法官脸色肃然的宣布,“肃静,本庭宣布,开庭!”

随着法官的开口,喧闹的审判庭安静了下来,苏暮烟翻涌的情绪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她收回视线不再去看秦柏之,而是将目光落在秦墨的身上。

“现在开庭,审理秦柏之买凶杀人,转移秦氏集团资产的按键,原告律师,关于本案,你们还有什么新的证据……”

双方律师开始争辩起来,法庭的气氛逐渐的开始升温了起来。

苏暮烟听着对方的律师一次一次的替秦柏之辩白,驳回何律师的提出的证据,面色越来越白,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可以有人昧着良心颠倒黑白,仅仅是为了钱吗?死在秦柏之手上有多少条人命,只怕除了他自己外,就是替他打官司的律师知道的最清楚。

为一个杀人犯辩白,他晚上就不怕那些枉死的人找他吗?!

可她再怎么有怒气,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冲动,一旦冲动,只会让情况对他们更不利。

所以她一再的告诉自己,要忍。

然而,当被告律师面无表情的提及她父亲和宋织的死,苏暮烟怒到了极点。

“关于原告提及的苏盛的死,我认为完全是对我当事人的污蔑,众所周知,我当事人是拥有秦氏集团三分之一的股份,身价上数十亿,而苏盛不过是一个暴发户,又怎会和我当事人扯上关系?至于宋织,我当事人更不认识,据调查显示,宋织的私生活极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