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作者:兰思思 更新:2019-10-23

    房子是两室一厅的,收拾得极为整洁,设计风格干脆利落,但并不忽略细节,每一个摆设似乎都很妥帖,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和温馨的感觉。?

  曼芝环视了一圈,所有的家具都是新的,她细细的看着,很是喜欢,一切都符合自己的要求,甚至,远远超过。?

  心里又有些迷糊,好像哪里不对头。?

  也许,是因为家具的品牌,她记得在某本杂志上见过,是邵云很中意的一款,简洁但不失高雅。?

  上官琳始终微笑的背着手跟在她身后,此时才问:“满意吗?”?

  曼芝欣喜的点了点头,又不免疑惑的问:“可是,这样好的房子,租金会这么便宜吗?房东有点奇怪哎。”?

  上官拍拍她的肩,“哎呀,人家又不缺钱,无非是想找个人帮忙看房子罢了,所以特别强调了住户人品要好,其他都无所谓。”?

  曼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稍稍放心,万一住了半截被人赶出来,也不是个事儿,她笑道:“那你跟对方说一声好了,我保证还回去的时候一切都是好好的。”?

  上官笑嘻嘻道:“要是哪里坏了也没关系,拿自己赔给人家就行了。”?

  曼芝心里高兴,不觉俏皮的凑上去要给她一拳,笑嗔道:“尽胡说!”?

  上官灵巧的一躲,嚷道:“真的,不骗你,房东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帅哥啊!”?

  满意的出了门,上官抬手看表,眉心一蹙,“哟,不早了,我还跟主任约好见客户呢,得马上走了。”?

  曼芝忙道:“那你快去吧,房子的事,真是谢谢啦。”?

  上官朝她摆手,又忍不住问:“你上哪里?我捎你一段?”?

  “不用了,我……跟邵云约好在律师行见的。”?

  上官“哦”了一声,的确不顺路,便没再说什么,于是挥挥手,匆匆走了。?

  的士刚停在事务所门口,手机就响了。上官一边付钱,一边手忙脚乱的去接。?

  一个悦耳的男音传了过来,“她满意吗?”?

  上官嘿嘿笑了几下,“好像还行,你布置得太精致了,差点惹她怀疑。”?

  电话那头也传来笑声,“她喜欢就好。”顿了一下,又由衷的说:“谢谢你,上官。”?

  “行了,行了,你说话一客气,我还真不习惯,忙着哪,挂了啊。”说完便收线。?

  心里不由嘀咕,这两个人,真累!?

  邵云放下手机,唇边的一丝微笑还没有及时褪去,钱律师推门进来,把一份合同递到他面前,“邵董,不好意思,让您久等。”?

  邵云接过来,一边翻阅一边问:“有漏洞么?”?

  “唔,大体没什么问题,如果对方一定要打这场官司的话,我们的胜算概率是百分之八十。”?

  邵云挑挑眉,反问:“为什么不是百分之一百?”?

  钱律师推了推眼镜,精明的一笑,用笔给他点了点合同中的某项条款,“还有百分之二十的危险在这里。”?

  邵云细细的读着,果然觉得不对,拧眉问:“可以弥补么?”?

  钱律师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就被敲响了,助理进来汇报,“邵先生,您太太到了。”?

  钱律师立刻用眼神征询邵云的意见。?

  邵云将合同往桌上一丢,站了起来,对钱律师道:“处理完家务事再过来谈。”?

  会客室里,曼芝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里,玻璃几案亮得可以当镜子,纤尘不染,让人眼晕,她从没来过这种地方,竟莫名的感到一丝紧张。?

  门一开,有人进来。走在前面的是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邵云跟在他后头,穿得极板正的一身深色西服,欣长身材,格外的英姿飒爽。?

  曼芝站起来,朝两人礼貌的点头微笑,目光掠过邵云,不知为何有些慌乱,他很少穿的这样正式,竟象换了个人。?

  他径直走到曼芝身边,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坐吧。”口气里终于有了一丝无奈。?

  钱律师十分客气,把早已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取出来,递过去一人一份。?

  协议书基本是照着邵云的意思拟的,曼芝还是第一次看到。?

  “邵太……哦不,苏小姐,如果你有什么疑问或意见,可以和邵董协商后再行更改。”钱律师照着程序嘱咐了她一句。?

  曼芝一边点头,一边很仔细的逐条审阅。?

  看着看着,就不自在起来,关于财产分割的那一块,归于她名下的一长串数字和繁杂的项目令她很是不安,稍稍挪近邵云一些,低声询问:“这些,是怎么回事?”?

  邵云扫了一眼她手指的地方,若无其事的调回头,继续盯着自己手里的那一份,漫不经心道:“就是这么回事。”?

  “我……我不能要这些。”她又开始咬唇,但口气固执。?

  邵云头也不抬,“那就别离了。”?

  曼芝僵在那里,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她没想到,离个婚自己竟成了富婆。?

  钱律师见这两人别扭的有趣,在一旁笑道:“呵呵,很多女人离婚时谈条件都恨不能再多争一点儿呢!苏小姐,你的这些所得完全在合理范围内,不算什么。”?

  曼芝窘在哪里没说话,邵云却蹙眉道:“钱律师的意思是-我给得太少?”?

  慌的钱律师又去推镜架,“哪里,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恼恨自己竟然多嘴。?

  邵云沉吟,仿佛真的在考虑,“也许……你说得对,我还可以再加两成股权给她。”?

  他提笔就要往协议上改。?

  曼芝再也顾不上别的,把他手里的笔一抢,气馁道:“我签。”?

  邵云止不住轻笑,投向她的目光却是极温柔的。?

  他承认自己有私心,曼芝继承了邵家的部分财产,那么从实质上来说,其实还是邵家的一员。?

  办公桌的对面,邵雷的眼睛瞪得比牛还大,“哥,你……你就这么离了?”?

  邵云手上的笔转得飞快,有些受不了邵雷的大惊小怪,抑制住心头的一丝不快,皱眉反诘:“不然怎么办?”?

  “那至少,你可以再好好跟大嫂谈一次嘛,大嫂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邵云不禁失笑,但笑意又很快从脸上褪去,他心里并不舒畅,站起身,他踱向窗边,喃喃的解释,仿佛完全是在说给自己听。?

  “这场婚姻一直是她心上的一个结,因为不是自愿的,现在解除了,她想必也心安一点。”?

  邵雷听完,止不住“切”了一声,揶揄道:“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伟大了。”?

  邵云转过身来,对着弟弟耸了耸肩,“我伟大么?你太抬举我了。”他的眼睛又习惯的眯了起来,突然唇角一勾,笑得有些狡黠。?

  邵雷不解的盯着他脸上的笑意,嘟哝道:“万一大嫂真被那个男人抢走了,我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邵云唇边笑意不减,“小雷,你哥有这么不中用么?”?

  邵雷愣愣的看着哥哥,比起从前,他的脸上的确多了几分世故和老成,眼里的精明和笃定的神色与他每次做完决定后的自信如出一辙。?

  邵雷忽然发现,他的哥哥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喜怒皆形于色,任性妄为的公子哥儿了。?

  签完协议后又拖了一阵,曼芝不得不搬走了,于是找了个时机跟萌萌摊牌。?

  那套打了无数遍腹稿的说词被她婉转而小心翼翼的传递出来,然而,萌萌还是哭得一发不可收拾。?

  曼芝慌了手脚,哄得口干舌燥,理屈词穷。?

  “萌萌别这样,妈妈真的是有事才离开……平常你跟着奶奶好好上学,到了周五,妈妈就来接你过去,每个星期都会来。”?

  萌萌还是倔强的不肯点头,只顾拿泪眼瞅着自己。?

  申玉芳在一旁听得揪心,眼见邵云和邵雷早早的回来,如遇救兵,忙道:“先吃晚饭吧,吃了晚饭再说。”?

  邵云一看这场面就明白了,当下上前把萌萌抱起来,口气轻快道:“来,萌萌跟爸爸谈谈,到底是怎么回事?”说着,扔下尴尬的那几个人,和女儿直接进了书房。?

  曼芝怔怔的坐在桌边,哪有心思吃饭,申玉芳盛了一碗鱼汤摆到她面前,柔声道:“别着急,小孩子得慢慢来。实在不行,就让她先跟你过去住一阵。”?

  曼芝闻言,感激不已。?

  书房里,邵云一边默默的听萌萌愤慨的控诉,一边替她抹眼泪。?

  等她发泄得差不多了,才认真的问:“那么,萌萌还喜欢妈妈么?”?

  萌萌嘟着嘴,半晌才低头道:“喜欢的。”?

  邵云微微一笑,忽然贴近萌萌的耳朵,神秘的低语,“爸爸向你保证,一定会让妈妈很快回家。”?

  萌萌两眼放光,欣喜的瞪着邵云,“真的?爸爸不许骗人。”?

  邵云绷住脸,很严肃的说:“当然是真的。但是――有个条件。”?

  “是什么呀?”萌萌稚气十足的问。?

  “你不可以对妈妈任性,要乖乖听她的话,这样妈妈才会高高兴兴的回来,对不对?”?

  萌萌想想很有道理,于是响亮的答应了。?

  再出现在餐厅时,曼芝惊诧的发现萌萌出奇的听话,她的目光疑惑的朝邵云扫去,邵云只当不见,若无其事的叮嘱萌萌快吃。?

  夜幕下,草坪上的照明灯散发出微弱的白光,象一枚跌落人间的月亮,柔和而恍惚。?

  虽然是暖冬,深夜还是寒冷,曼芝踩在草地里,发出极轻微的沙沙声。?

  邵云出神的坐在秋千上,象凝雕一般,一只手懒懒的垂着,指间有一点桔红色的亮光,静止不动,也看不到烟雾。?

  曼芝在他面前停驻,邵云有些被动的抬起头来,望了她一眼,旋即又低下头,闷声问:“萌萌睡着了?”?

  “嗯。”曼芝说着,在他身边的一个可爱的蘑菇造型凳上落座。?

  “明天……我一早就得去云南……不能送你了。”他的声音有些哑哑的,透出些许落寞。?

  “没关系。”她低声说。?

  又是静默。?

  邵云竭力想制造一点轻松的气氛,轻笑了几声道:“以后,我得称呼你为‘前妻’了。”?

  曼芝垂着头,想笑,又笑不出来。?

  邵云伸手过去,握着曼芝的右手,还是那么冰冷,她没穿外套就出来了,他有些心疼,站起来,“进去吧,外面太冷了。”?

  曼芝被动的随他起来,却又被他拥进怀里。?

  他紧紧的搂着她,舍不得放开。?

  “曼芝……你一定要过得开心。”他几乎是咬紧牙关说的。?

  曼芝眼睛红红的,她从邵云的怀里挣脱出来,拼命的点头,邵云的唇轻轻的落了下来,在她的额上,印了深深一吻。?

  清早,乘萌萌还没醒,曼芝就爬了起来,穿衣洗漱过后,拎着早已打点好的行李悄悄出了房门。?

  东西很少,即使在这里生活了三年,她始终像个旅客。?

  餐厅里,依然是申玉芳的身影,孤独的坐着,郁郁寡欢,曼芝走下楼,细碎的脚步惊动了她,申玉芳立刻挤出笑颜,起身道:“吃了早点再走吧。”?

  曼芝放下手里的东西,她没有在餐桌边坐下,而是一直走到申玉芳面前,伸手搂住了她。?

  “妈!”她的脸伏在申玉芳的肩上,动情的叫了这一声。?

  申玉芳喉咙哽咽,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是长久的拍着她的背,最后才道:“记得常回来。”?

  曼芝使劲的点头。?

  终于要离开了。她渴望了那么久的愿望即将实现,可是竟然感觉不到轻松和愉悦,心头始终有什么东西沉甸甸的压着。她分辨不清,也许是萌萌的泪眼,也许是申玉芳不舍的目光。?

  可是,她还是要走了。曼芝从来都不是多愁善感之人,既然已经决定,就记得只往前看,再也不能回头。?

  (第一部完)?

  ?

  曼芝的故事还在继续,不过我要讲的“花间”这个故事已经结束了。如同我的初衷一样,写一个关于“错爱”的故事,最后男女主人公终于从泥淖中挣出,彼此原谅,化解了一切恩怨……?

  呵呵,但是写到最后,我也有些欲罢不能,似乎所有的结局都必须附上一个甜蜜蜜的明确的结果才算真的可以曲终人散,而我亦是俗人一枚,十分愿意再把尾巴续上。?

  给我点时间,好好酝酿,况且,我们的曼芝也需要休憩身心,在未来,无论是邵云重新把她追回,还是她和常少辉有所发展,都需要不短的过程。?

  我试图转一个视角,再去讲述一个故事,一个和“花间”有关的,但不会虐的故事,给曼芝一个幸福的结果……?

  欲知后事,请看《花间ii》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